华裔女教授解读中国“悍母”教育引热议

作者:记者 王慧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4日 点击数: 【字体:
华裔女教授解读中国“悍母”教育引热议
转自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1月13日
  美国妈妈担心过分严厉伤害孩子自尊,中国妈妈认为孩子内心足够坚强,能忍受羞辱并从中奋发向上。这是1月9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载的耶鲁大学华裔教授蔡美儿新书《虎妈妈的战歌》中说的。蔡美儿讲述了自己对两个女儿奉行的“中国式严教”,解读中国妈妈为何成了“悍母”。
  联想到本报11日A2、3版报道的全球公认的15岁学生素质统测(PISA)中,中国学生在阅读、数学、科学三项都拿到了全球第一,一时令欧美震惊。《纽约时报》援引美国教育部部长阿恩·邓肯的话“我们必须把这当作警钟。认识到我们的教育落人之后。”
  优秀的孩子背后,是操劳的父母。
  美国媒体认为,如果家长的目标是让孩子成为做事效率高的成功人士,那么中国的母亲们无疑比多数美国妈妈更胜一筹。如果美国妈妈们继续纵容懒惰、毫无自律却总是期待被赞誉的下一代,将使中国的下一代在全球竞争中击败美国。
  蔡美儿本人是菲律宾华裔,自小随父母到美国,她育有两个混血儿女儿。她先后在哈佛大学获得了文科学士(1984年) 和法学博士(1987年)学位,现为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她在文章见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实最好的教育是在中国和美国式教育上取得平衡。
  为什么中国妈妈是一流的
  许多人都想知道中国父母是如何抚养那些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的,不管他们是否愿意做,都能把他们培养成数学天才和音乐神童,就像是由于家庭内部熏陶的一样。好了,我可以告诉他们,因为我做到了。下面列举的是我的女儿索菲亚和露露绝不允许做的事情:
  ●在外过夜
  ●看电影
  ●出演校园剧
  ●抱怨没有参演校园剧
  ●看电视或玩电脑游戏
  ●选择自己的业余活动
  ●考试成绩没达到A
  ●除了体育和戏剧外其他学科没有得第一名
  ●除了钢琴和小提琴外学习其他乐器
  ●不学习钢琴和小提琴
  当西方父母觉得自己已经过于严厉时,他们也比不上中国父母的严厉。比如说,我的西方朋友认为每天让孩子练习30分钟最多1小时的乐器就已经很严厉了,而一个中国母亲会在第一个小时轻松对待,第二第三小时就会强制孩子来练习。尽管我们的传统文化迂腐不堪,但在抚育子女方面,非常值得拿来研究与西方教育方式的不同。
  中西方父母三大不同心理定势
  中国父母能做的许多事情西方父母都不敢做。我认为在中国父母和西方父母的心理定势中有三大不同点:
  第一,西方父母非常担心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他们非常担心孩子在没有做成某事后的感受,所以他们不断告诉孩子:你曾经在某个测试或某个独唱会上表现得多么棒啊!换句话说,西方父母关注的是孩子的心灵,中国父母不是。他们各自想法都很坚决,所以产生了今天的不同教育行为。
  比如,孩子得了个“负A“回家,西方父母会大大称赞他。中国妈妈会失望地叹口气,问哪里做错了。如果孩子得了个B回家,西方父母仍然会称赞他,只有一小部分会让孩子先坐下,告诉孩子他有些不赞成,但他们会很小心谨慎地不让孩子感到自己一无是处,他们也不会叫孩子“蠢材”“白痴”“没用的家伙”。
  私底下,西方父母可能会担心孩子考试考得不够好。如果孩子的成绩一直没有改观,他们会安排时间与学校负责人见面,质问其学校的教学方法或者打电话给学校询问老师是否取得教师资格证明。
  如果一个中国孩子得了一个B,也许接下来的就是一场暴风骤雨。震惊的中国妈妈会让孩子来做几十遍乃至几百遍的练习测验,直到他再次得到A。 
  第二,中国妈妈认为孩子应该感激他们为其做的所有事情(中国妈妈做得很深入,亲自为孩子煮粥,督促练习,时常询问、跟踪)。不管怎么说,中国孩子要花很多时间来服从父母,让父母感到自豪!
  第三,中国父母相信他们知道什么对孩子最好,所以就无视孩子们的要求与爱好。这就是中国女孩不能在中学交男朋友,孩子不能外出宿营的原因。上帝会帮助每个努力奋进的中国孩子!
  不要误导我了:那不是中国父母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只需换位思考下,他们可以为孩子放弃一切。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教育模式。
  中国式强迫兴趣的故事
  这是一个中国式强迫兴趣的故事。露露7岁了,仍然在学习两种乐器,经常弹奏法国作曲家雅克·伊贝尔的一支名为“可爱小白驴”的曲子。这对小孩子来说是太难了,因为很难保持在那么复杂的韵律之间不会晕头转向。
  露露做不来。我们给她做工作,演练她那太僵硬的手指,一次又一次。但每次我们把她的手指合在一起时,另一指又变形了,所有的都是分开的。终于,在决定给她教训之前,露露恼怒地表示她将放弃练琴,还不停跺脚。
  “现在回到钢琴旁!”我命令道。
  “你不能管我!”
  “哦,我能。”
  回到钢琴旁后,露露让我付出了代价。她很不情愿地乱按着琴键,又突然抢去乐谱,把它撕得粉碎。我把乐谱粘回了原来的样子,拉着露露的玩具屋到了汽车旁,告诉她:如果明天不能把“小白驴”弹好,我就把你的玩具一件一件都捐给救世军。我吓唬她说,不准吃午饭,不准吃晚饭,没有圣诞节礼物,不准办生日聚会……
  杰德把我叫到另一边。他说不要再羞辱露露了,他不认为恐吓会对露露有所帮助。 “你这是对她没有信心。”我警告他说。
  我挽起袖子,走到露露身边,我们一直练习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这时,我仍旧没有让她停下,不准喝水,不准去洗手间。整个房间变成了战场。我不再大喊大叫,但我仍然在那里看着她消极地练习着。我也曾一度怀疑过我的做法。
  终于,那种令人沮丧的气氛消失了,露露做到了。她的手能够协调地在一起弹奏了——左手和右手各自泰然自若地弹着。
  露露和我同时觉察到了成功的来临。我深出了一口气。露露又毫不犹豫地弹了一遍。这次更加自信,更快,更能抓住节奏了。过了一会,她开始变得笑盈盈的了。
  从那以后,杰德也对我赞赏不已。西方父母很担心孩子的自尊,但是作为父母,你对孩子的自尊做得最坏的事情就是让他们丢失自尊。虽然那样做很无礼,但是能建立他们的信心,比让他们自己去想自己更适合做什么要好得多!
  所有的好父母都想为孩子做到最好,只不过中国父母是用了另外一种不同的观念来实施的。
  西方父母努力做到尊重孩子的个性,鼓励他们追求自己想要的,支持他们的选择,给予积极的暗示和培养环境。相比之下,中国父母认为保护孩子的最好方法是为将来做好准备,让他们认识到他们是有能力做好每件事的,帮助他们获得某项技能,好的工作习惯和自信,这是其他任何人都夺不走的。